印美借疫情“起诉”中国权威专家炒作和表演

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球蔓延,疫情防控形式严峻。然而此时,国际上仍有一些人试图抹黑中国。据外媒报道,4月4日,非政府组织The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Jurists(ICJ)和All India Bar Association(AIBA)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申诉(Complaint),要求中国赔偿国际社会因新冠疫情造成的损失。此前,美国也有律所借口疫情起诉中国,要求中国政府赔偿。

这到底是哗众取宠的闹剧,还是利用司法转移视线?面对这些假法律之名来抹黑中国的行为,我们该如何应对?6日,人民网强国论坛记者连线了清华大学法学院国际法教授李兆杰、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副所长柳华文和中南大学人权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毛俊响。

对此,柳华文表示,这种诉讼主要是为炒作和制造舆论,污名化中国,进而转移国内矛盾,并没有法律意义。“从国际法角度上看,一个国家只要没有国际不法行为,就不需承担国家责任,在应对疫情的过程中,中国没有国际法意义上的国家责任。”

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两个多月来,中国政府和人民不畏艰险,全民动员、联防联控、公开透明,打响了一场抗击疫情的人民战争。经过艰苦努力,付出巨大牺牲,目前国内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生产生活秩序加快恢复。

毛俊响表示,现实中,一国承担保障健康权的义务,但是一国没有能力也没有义务做到避免任何传染病的发生和蔓延。不能把出现任何传染病疫情造成的损失,都视为是缔约国违反了义务。

由于目前英超停摆,孙兴慜本人已经返回了韩国,在接受隔离后,他将开始服役。英国媒体《镜报》也对孙兴慜面对的服役训练的内容做了揭秘,这三周的时间不会是走过场,而是真正的军事训练。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球蔓延,给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带来巨大威胁,给全球公共卫生安全带来巨大挑战。值此关键时刻,国际社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团结和合作,世界各国应该直面挑战、迅速行动,携手抗疫,共克时艰,坚决打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全球阻击战。

韩国军方官员接受《路透社》采访时称:“当你加入军队,你必须学会射击,匍匐前进,在催泪瓦斯中呼吸并练习作战。在行军期间,我们的海军陆战队新兵会携带40公斤的装备,但根据不同的训练计划,他们可能会携带更轻的装备。”

中国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做出巨大努力,为全球抗击疫情争取了宝贵时间,然而美国一些人仍试图抹黑中国。据美国《棕榈滩邮报》报道,佛罗里达州一家律师事务所13日宣称对中国政府发起集体诉讼,要求中国政府赔偿数十亿美元。该律所在起诉书中称,“中国政府知道新冠肺炎疫情危险且可能导致全球大流行,但行动缓慢、逃避问题,还为了自身经济利益掩盖疫情”。

按照要求,军事训练前,孙兴慜会被要求剃成长度几厘米的寸头。韩国军方官员透露,在为期三周的高强度训练中,孙兴慜将参加实弹演习,30公里负重行军,作战演习,接受纪律教育和核生化防护训练(CBRN)。其中CBRN训练是最痛苦的,士兵要在催泪瓦斯室进行训练,并且要摘下防护面具。士兵们离开这些设施时,经常泪流满面。

品牌效应带动了新疆贫困地区农副产品产业链的延伸,增加了更多就业机会。在深度贫困的和田地区,当地大力挖掘沙漠经济潜力,种植“沙漠人参”肉苁蓉面积达30万亩,形成切片加工、保健食品等产业链,以肉苁蓉提取物为原料的保健产品远销日本、韩国,肉苁蓉产业链带动当地3万余户农民稳定增收。在“中国核桃之乡”喀什地区叶城县,围绕核桃种植、深加工、销售形成的产业链,30万各族群众实现稳定就业,核桃产业已成为当地脱贫增收的支柱产业。

柳华文对记者表示,这是一个比较粗糙的抹黑、制造新闻热点的事件。“应该是有人冒用有关组织,甚至通过假造一些组织来做假的所谓的申诉。报道中所附的申诉书篇幅很短,没有什么申诉的法律和事实依据。另外,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是致力于促进人权交流与合作的政府间多边机构,没有审判的权力,媒体上所谓诉讼、裁判或者赔偿的提法无从谈起。”

美国借疫情对中国提起诉讼的行为,在国外也引起了讨论。据外媒报道,美国国际法学者基梅纳·凯特纳日前发文表示,任何对外国主权豁免法有实际工作知识的学者或从业人员,只要看一眼关于这些诉讼的头条新闻,就会立即评估出美国法院没有管辖权的基础。

金灿荣认为,新冠肺炎病毒是全人类的公敌,科学上尚未找到病毒来源,就有人来指责中国,这对全球抗击新冠疫情都是极其不负责任的。“现在各国应合作,而不是挑拨离间。”

不过,金灿荣也提醒,美国习惯长期用国内法来长臂管辖,虽然制约中国这么大的国家是无能为力的,但限制公司或者个人有可能走得通。

金灿荣也表示,从国际法角度来讲,这些所谓的集团诉讼是表演,因为用美国的国内法制约中国政府是不现实的。“佛罗里达一个小的律师事务所,从它的角度来讲,最大可能就是打名气,市场行为。” 金灿荣说。

新疆是我国农牧业大区,优质农牧产品种类丰富。2018年以来,新疆借助地处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的区位优势和对口援疆的政策优势,运用北京、上海、广州的农产品展销平台及其他各类经贸合作平台,推动了库尔勒香梨、阿克苏苹果、若羌红枣、和田皮亚曼石榴等一批知名地理标志产品进入国内外中高端市场。

打好疫情防控全球阻击战,需要加强合作,携手战“疫”。疫情发生以来,中国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始终注重并致力于国际合作,第一时间分享病毒信息、及时搭建科研成果共享平台、积极开展疫苗研发国际合作。当前,疫情正在全球蔓延,打好疫情防控全球阻击战,就需要国际社会一道有效开展国际联防联控,加强信息分享,开展药物、疫苗研发、防疫合作,同心而不离心,团结协作共同应对全球挑战。

针对所谓的“国际法学家协会”会长艾迪思·阿格瓦拉提交的文书,毛俊响告诉记者,该申诉不是一份严谨的法律文书,且关键事实证据来源于纽约时报(The NewYork Times)、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等媒体报道,对行为和损害因果关系的分析毫无逻辑可言,且申诉不符合人权理事会申请程序受理来文的标准。“而且即便人权理事会申诉程序受理了该项申诉,人权理事会也没有职权作出所谓赔偿的决定。”

王大珩光学奖是中国光学之父王大珩出资在中国科学技术发展基金会设立的奖项,旨在促进中国光学科技事业的发展。该奖项自1996年以来进行十六届评选,先后评选出中青年科技人员光学奖获奖者25名、学生光学奖获奖者261名。

记者梳理发现,所谓的“国际法学家协会”与另外一家权威的非政府组织——国际法学家委员会简称相同,均为“ICJ”。柳华文告诉记者,外网报道中提出申诉的机构,国际法学家协会没有官方背景,其英文名称与另一较为权威的非政府组织,国际法学家委员会(The 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相似,极易造成混淆,有点蹭热点的嫌疑。

据悉,张峰2017年入深大攻读博士学位,在深圳大学教授徐世祥和张晗的指导下从事二维材料非线性光学和超快光谱性质研究。其研究的内容为二维材料在强激光作用下引发的的光学非线性和光生产物,如自由载流子、激子、等离激元动力学及其调控特性,这对于构建相关光电子器件,如锁模激光器、光电探测器、太阳能电池和发光器件具有重要意义。攻读博士学位以来,张峰以第一作者或共同第一作者身份在《Photonics research》等国际权威期刊发表文章9篇,“Web of Science(获取全球学术信息的数据库,收录全球13000多种权威的、高影响力的学术期刊)”数据库平台总引用704次、他引638次。此外,张峰曾荣获中国仪器仪表学会“金国藩”青年学子奖学金和深圳大学“腾讯创始人”奖学金。(完)

一家名为GreatGameIndia的网站宣称,4月4日,国际法学家协会(The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Jurists)会长艾迪思·阿格瓦拉代表国际法学家协会和全印律师协会(The All India Bar Association)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申诉要求中国赔偿,理由是“秘密发展大规模杀伤性生物武器新冠病毒”而造成人类灾难。

如何应对披着法律外衣的抹黑行为?以事实为依据

打好疫情防控全球阻击战,需要协调施策,防止衰退。疫情对全球生产和需求造成全面冲击,各国应该联手加大宏观政策对冲力度,共同采取减免关税、取消壁垒、畅通贸易等积极有效措施,并加强国际宏观经济政策的协同、协调、协作,加力而不卸力,以发出有力信号,提振复苏士气,防止世界经济陷入衰退。

非政府组织提起申诉要求中国赔偿疫情损失?蹭热点!

根据美国的《外国主权豁免法》,美国法院尊重其他国家的国家管辖和国家主权豁免,其中有两个例外,一是国家从事商业领域的商业行为,另一个是对美国产生的侵权行为,但侵权行为必须发生在美国管辖范围以内。“中国的对疫情的治理行为是发生在中国国内的,疫情在美国产生的影响,也并非由中国在美国的行为所造成,因此美国律所提起的诉讼,无论从国际法还是美国国内的法律来看,都没有法律依据。”柳华文说。

李兆杰也表示,国际法学家协会(The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Jurists)根本就不是一个政府机构,所以,不可能把中国告到国际法院或者人权理事会。而且,其行文逻辑不通,诸多细节与法律常识不符。

打好疫情防控全球阻击战,需要理性认识,加紧行动。重大传染性疾病是全人类的敌人。世界各国从政府官员到普通民众都要思想上高度重视起来,迅速行动起来,充分认识到新冠肺炎疫情易传播、易扩散的特点,认识到疫情防控形势的严峻性,坚持科学防控,理性而不任性,及时采取有力防控措施,遏制疫情蔓延势头,阻止疫情跨境传播。

毛俊响认为,在疫情发生后,中国在控制和治疗新冠肺炎方面,切实履行了国际义务。“在中国出现疫情之后的两个月内,一些国家迟迟没有采取有效措施控制疫情,导致疫情在短时间内迅速失控。这种情况下,倒是真要考虑这些国家是否违反了国际人权公约的义务。”

柳华文说,这些所谓的集团诉讼,包装都比较粗糙,法律根据、论证也比较浅,实际上是一种炒作和表演。“美国后来有的诉讼撤诉了。在国内对外国政府进行诉讼在法律上还是很困难的。根据美国的国内法《外国主权豁免法》也承认主权国家豁免的原则。”

面对当前国际上一些国家假借法律之名,实际上企图污名化中国的行为,如何应对?柳华文认为,中国要坚持主权国家豁免的原则,对于这种诬告滥诉的行为,该澄清的澄清,该驳斥的驳斥。“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各国都应以国际法为基础开展工作,而不是随便地评判、裁判其他国家应对疫情的法律责任。同时,尊重世界卫生组织的权威声音,而不是道听途说,任意、任性地对其他国家进行指责。”

“我们是同一片大海的海浪,同一棵树上的树叶,同一座花园里的花朵。”只要世界各国同舟共济、守望相助,凝聚起强大合力,就一定能够彻底战胜疫情,迎来人类发展更加美好的明天!(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专栏作者 毛同辉)

美国律所对中国政府发起集体诉讼?别有用心!